龙腾小说网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人妻
y170305top y170302top y170302top y170327top

二男好女子

作者:龙腾小说网   发表时间:2017-01-11   点击:153
水波微微荡漾,随著雨墨的动作泛起阵阵涟漪。黑色的头发在水面上飘散,少女白皙的女体随著波纹的晃动荡漾。

李杜静静站在浴缸边上,如果不看他下身怒张的巨龙,单看他斯文,优雅的神态,绝对想不到他正在思考何等淫乱的事情。

和自己年龄足以做自己的女儿的人做爱,是何等的刺激呢。

雨墨是东南亚有名的黑道枭雄,十年前,心爱的女人因情而死,他收养了孤苦伶仃的小樱,第一眼见到小樱时,便把对於她母亲的爱转移到小樱身上。李杜作为他的过命之交,二人相互依靠。同时,也爱著同一个女人。

雨墨和李杜摸爬滚打到现在的位置,称霸黑白两道,其中的辛酸两人的感情比亲兄弟还亲,他们不分彼此。从十几年前爱上同一个女人,他们争的头破血流,最终却谁都没有得到,他们约定,即使两人共同拥有一个女人。只要能在她身边,便是幸福。

看著眼前少女因为助情剂的作用,变得娇媚无比的脸庞,恍惚间似乎看到很多年前曾经在自己身下呻吟的那个心爱的少女。李杜的眼里流露出迷醉的神情。
晃了晃脑袋,从回忆中挣脱,此时,因为雨墨的挑逗,和助情剂的作用,小樱已经有些神思恍惚。

雪白的双乳,并不硕大却是完美的梨形,小小的樱桃鲜红欲滴,已经准备好,待人采摘。火热的欲望充斥著她娇小的身躯,小胸膛一起一伏,乳房随著呼吸晃动。分外诱人。

微张的樱唇,发出浅浅的呻吟。像小猫抓似的,抓的凌若白心里痒痒的。胯下的小兄弟涨的发疼。

深呼一口气,告诉自己要冷静,不能激动,免得弄坏了好不容易才能品尝到的珍宝,今天可是花了大力气才把宫二那个小鬼支开。

小樱的手动了动,因为助情剂的作用又无力的垂了下去。李杜看出了她的意图,不忍心爱的宝贝受到委屈,半跪下,一口含住,红豔欲滴的乳头。

「啊………恩…………。。」悠长的声音从小樱口中轻吟。

受到鼓舞,强忍著将肉棒狠狠插入渴望,李杜细心啃咬已经涨的发疼的绵乳。满意的听到耳边的呻吟声越来越娇媚。

「哗哗」水声传来,雨墨从水里抬起头,嘴角挂著晶莹的蜜液,伸出一根手指,抹下嘴角的蜜液,放进口里吞咽,性感至极。结实的肌肉上,水珠滑落,蕴涵爆炸性力量的肌肉鼓鼓的,和胯间巨大的肉棒相得益彰。

若小樱此刻神智清醒,一定会吓的尖叫,即使是欧美人,也找不到这麽粗的肉棒。此时已经完全觉醒的肉棒,分明是男人十大名器中的船头形。龟头部份往上翘。颜色紫黑、蘑菇头翘翘的。几乎贴到小腹,硕大的龟头,几乎有高尔夫球那麽大、隐约有细小的珠粒分布,带有名器拨弦的特色。显然是不得多见的极品性具。

雨墨身子向前,一口咬住小樱另一边没有被爱抚的乳头,显然他对小樱心心念念的是自己的儿子感到不满,狠狠的一口咬在乳尖上。

「啊!」不知是太痛还是快感太强烈,小樱放声尖叫。不同意先前娇小的呻吟,从胸腔发出的尖叫震的二人的肉棒涨的更大。

几十年的相互扶持,二人形成了强烈的默契和一致的喜好,有意逗弄小樱发出更加娇媚的声音,二人故意无视小樱泥泞不堪的花瓣,全力进攻双乳,时而细细密密的温柔舔舐,时而用牙齿轻磨。啧啧的水声从绵乳上发出。两个身经百战的熟男全力进攻,小樱哪里有招架之力。早已软成一滩泥,只能无意识的哼哼。
「啊……阿墨……好难受………啊…………恩啊…………。。」

乳房上的强烈刺激和下体的空虚灼烧著小樱的心智,甜蜜与痛苦的双重折磨,在助情剂的作用下,小樱彻底失去理智。

「插我,求你。好难受,阿墨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」娇媚的声音带著哭腔,显然已经支持不住,白皙的身体不断地扭动著。

「呜………。啊。」盈盈泪水在小樱的眼眶中凝聚。绯红的面颊,闪著泪花的双眼,微微张开呻吟的娇唇,无一不诱引著二人的欲望。

果断的,雨墨一手拎起小樱,轻轻放在浴室边的地上,李杜一口堵住轻轻呻吟的小嘴,大口大口的吮吸小樱口中的津液。双唇含住小樱整张嘴,一手搂住她的肩膀,一手捏住小樱布满亮晶晶津液的双乳,大力揉捏,快感刺激著小樱的身体微微发抖,想要大声喊出自己的感受,却被封住双唇。

另一边,雨墨弯起小樱的双腿,分成M形,本能的,小樱想合拢双腿,但此时浑身无力的她那里是久经沙场的雨墨的对手。

已经被挑逗过的花瓣在他的视线下抽搐著,带著少女的蜜液和水,亮晶晶的,分外诱人,秀气的花瓣,层层叠叠,遮掩著中间的缝隙。漆黑的小洞,沁人心脾的幽香从缝隙从传说。忍不住,雨墨一口吸住楚楚可怜的花瓣,大口吞咽著其中的蜜液。为了刺激小樱分泌更多的蜜液,手指不断刺激著阴蒂,小巧珠子被捏成各种形状。

此时,按耐不住的李杜大发慈悲放开了小樱的小嘴,抓住小樱的一只手,摩挲著自己的巨龙。

「啊………恩啊,那里……。不……不要啊。」一得到自由,红肿的双唇大声的呻吟。

再也无法忍耐的雨墨,大手捏住雪白的臀瓣,嫩肉从指缝中挤出,小孩臂粗的阳具轻抵花穴,慢慢摩挲著进入。

「啊……用力。」小樱无意识的将身子向雨墨的方向耸动,但是抓住胸乳的手让她无法照她想要的姿势扭动。

「呜……………。」难受的呜咽声溢出。李杜心疼的亲了亲眼角。

「宝宝乖,会让你舒服的,啊,忍忍、」一般柔声安慰,一边加大手里的力道蹂躏双乳。

雨墨刚将铃口探入花瓣中一点点。虎躯一震,几乎泄出。

比起其他的花穴如春水等,小樱的花穴显然不是非常紧致,但是从小樱的花穴中,却离奇的伸出细细的肉针,刺探著雨墨的龟头,更有甚者,已经直直的插入他的铃口。从未体会到的快感几乎立即要他失守。即使他经验老到,及时守住精关,也已泄了大半,巨龙不复刚才坚挺。

「是鸭嘴。百年难得一遇的鸭嘴。」雨墨兴奋的大吼。

「噗」的一声,尽根没入。




「哈。」肉棒上感到阵阵麻痒,细小的肉刺在肉棒各处舞动,刺激的雨墨不由叫出声来,从未被触及过的铃口内,被肉刺刺激到,带来丝丝不适和巨大的快感,甚至可以感受到铃口被肉刺吸允的门户大开。触电般的感觉从肉棒里传遍全身。

强大的吸力吸允著他的肉棒不愿意的动弹,这样一动不动的放在小樱的小穴中,酥麻的快感才以前没有体会过的地方传来。

「小宝贝真是有个好穴啊。」

重重的撞击声响起。雨墨双手捏住小樱的臀部固定住,毫不留情的猛烈撞击。

「呜…………。」呜咽声溢出,小樱眉头紧锁,粗大的肉棒一时间接受不了。疼痛大於快感。本就湿漉漉的眼睛更加水润。

「亦白。」李杜语气不善,心疼的轻啄水汪汪的眼角。一只手轻轻按压已被雨墨戏弄的红肿的阴蒂。舒缓疼痛,一边柔声安慰,李杜将自己涨的发疼的欲望放到小樱的双乳上摩擦著。从阴蒂和双乳上传来的快感,让小樱的眉头渐渐松开。

「哈……哈,啊」雨墨一次又一次重重撞击小樱的花心,连带著肉刺狠狠的刮过雨墨的铃口。无数的电流从脊椎传遍全身,心爱的人带给他无与伦比的快感,巨大的满足充斥著他的心,本能的低吼,疯狂的摆动著。

「呜呜呜呜。不要了。呜呜。」

如暴雨般的撞击击碎了小樱的呻吟。花瓣红红的泛起白色的泡沫,红肿的花瓣时而被雨墨狠狠的撞进花穴,时而翻出,剧烈的抽搐著。高尔夫球大的小球,劈里啪啦的撞在娇嫩的臀部,雨墨高翘的龟头一次次轻而易举的撞到她的花心。逼得小樱呻吟不断,高声求饶。

虽然小樱和宫二早尝禁果,玩尽各式花样,可是宫二哪里有他父亲如此丰富的经验,和强悍的实力,再有助情剂的作用,小樱已经彻底沦为欲望的俘虏,被雨墨的肉棒征服。一手勾住雨墨的後背,给他身上抓出道道红痕。不知已泄过几次身。

雪白的瓷砖上,少女娇美的酮体渲染著瑰丽的玫色,一个身形健硕的男人紧抓她的双臀,跪在修长的双腿间,在粉嫩的花穴中进进出出,滑腻的液体布满二人的双腿上。少女的白嫩的双乳上布满了红痕,一根紫黑布满血管的肉棒在她的一个乳头上摩擦著,狠狠划过她的乳尖,带来阵阵娇吟,长发翩翩的优雅男子握住她的手,推动自己的肉棒。

雨墨怜惜小樱是第一次接受自己这麽大的肉棒,又有李杜在一旁苦苦等待,用尽全身力量使劲抽插了几个,顶得小樱小肚子一鼓一鼓。狠狠的插进花径。
「突突突。」精液直直射进小樱的子宫内,滚烫的热流打在子宫内壁上,刺激著小樱再度高潮,花穴强大的吸力吮吸著雨墨的龟头,极速颤动著的小穴将他的存货几乎清扫,小肚子,微微鼓起。雨墨将瘫软了的肉棒放在小樱的小穴,感受著温暖的小穴一口口的吞噬,几乎又硬起。

李杜眼神示意了下,雨墨立刻明白他想要做的事情。

「轻点,小宝贝经不起你这样折腾。」情欲过後,雨墨的嗓子又些沙哑。
「你这个暴力狂,没资格说我。」

就著二人交合的姿势,李杜托起小樱的双腿,将她的腰和地面形成了90度夹角。将浴巾垫到她的腰部。臀部腾空,雨墨缓缓退出,湿漉漉的肉棒上,透明和乳白的液体夹杂。感到肉棒的离开,花穴开始吮吸肉棒,渴望将其留下。温暖的吸力,夹的雨墨不欲离开。

「波」的一声,肉棒退出,二人一声闷哼。少许液体溢出。浓郁的精液味散开。更多的液体却受小樱此时姿势的影响留在她的体内。鼓鼓的小腹。诉说中雨墨的战功。

「呜………,我要。」难耐的空虚让小樱不由的柔声求欢。




李杜不紧不慢的将肉棒挺进小樱的小穴中,穿进花穴中充沛的液体。即使动作轻缓。依旧难免搅动盈盈淫液。小腹内液体滚动,小樱难受至极。

「呜呜呜,不要,出去,难受。」

小樱难耐的低声呜咽。想扭动身子。想把体内的巨物挤出去,却因半个身子在空中难以动弹。而她的动作更激起李杜的欲望,晃动间,起到反作用,体内的淫水也随之荡漾,搅得小樱腹内一阵翻腾,更加难过。小樱用力挣扎,想把体内的液体排除。

「呵呵,乖乖的,否则有你好受。」温柔却带著不容置疑的命令,雨墨轻轻抚摸小樱嫣红的脸庞,看著她盈盈的眼眶,笑容中透著几丝冷酷。

本能的感到话语中的危险气息,小樱含著泪,柔顺的躺著,委屈之色溢於言表。粗长的肉棒缓缓的在腹中抽动。

肚子涨的满满的,酸酸的,极度敏感,李杜每一次的挪动都带来了巨大的刺激。助情剂的作用下,小樱欲火中烧,但是腹中的液体却使得她甜蜜而又痛苦,无法尽情欢爱。子宫内充满淫液的胀痛感,和因此带来的快感折磨的小樱几乎崩溃。

「啊……………叔叔。我知道错了。呜呜呜。」楚楚可怜的神态,宛若红眼的小兔子。爱怜的轻抚粉嫩的脸庞,雨墨俯身轻吻。

「知道上你的人是谁了?恩?」语调上挑。长音轻颤,无限风情尽在一句话中。李杜狭长的媚眼看著小樱,嘴角噙著一丝得逞的笑容。

「恩…………呜呜。知道了。凌叔叔,我错了。」

二人满意的对视一笑。

身为情场老人,哪里不知道中了助情剂的反应,小樱口口声声喊宫二,分明就是不想面对现实。原本担心小樱不肯接受自己一向仰慕的叔叔成为伴侣,特意用分量十足的助情剂击垮她的颜面,谁知道这个小丫头想假装神智不清,逃避现实,不得已,只好使用这样的手段逼小樱就范。虽然有些不忍,但是,必要的苦头还是要吃的,否则以这个小家夥的脾气,还不知道要倔到什麽时候。

雨墨将小樱抱起,抱住腿腕,摆成孩童小便的姿势,立刻。大量白浊涌出,顺著白皙的臀部流到地上,小樱的臀部立刻变得湿淋淋的,泛著水色。

「哈……………。」压抑已久的子宫得到解放,小樱快乐的呻吟出,不等小樱反应过来。李杜直挺挺,就著雨墨抱著的姿势,插进泥泞的小穴。顺著淫液的润滑,「波「的一声,直接顶入还未闭合的子宫口。

「阿……………。凌叔叔。」

「哈………。哈………那里。叔叔…………。是那里。」

娇媚的呻吟在李杜的进攻下断断续续,雨墨苏醒的肉棒在她的股沟中摩擦,不时划过娇小的菊花。

被温暖坚实的怀抱抱在怀里,前後的小穴都被照顾到,整个人全依托在男人身上,从未体会到的满足感充斥著小樱的心。蜜液越流越多。紧紧的勾住李杜的脖子。品味著从未体会过的激情。

在助清剂的作用下,小樱放声呻吟。

一直以来,被收养的小樱都缺乏安全感,所以宫二才会用佩戴贞操带这种方式让小樱安心。如今,被助情剂迷得神志恍惚的小樱,从两个男人饱经风霜的宽广怀抱中,体会到一直渴望的被强大而又温柔的人呵护的感觉。

两个男人细心照顾小樱的每一个敏感点。褪去在外人面前的霸气,化身完美情人。

小樱的心感到格外甜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