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腾小说网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熟女
y170305top y170302top y170302top y170327top

乡下来的孩子

作者:龙腾小说网   发表时间:2017-01-11   点击:419
小张,你怎么来了呀?」我吃惊地问道。

小张亮了亮手中的大小包袱,说:「我母亲一定要我带些乡下的东西

送给你们,乡下没什么值钱的东西,我都不好意思带来。」

「快进来吧。」我帮着把他脚旁的一桶油搬了进来。

原来小张的父母见我们送了那些礼物给他们家人,心里过意不去,便

叫小张归队的时候,给我们送来了一些花生、熏肉,还有一桶20来斤茶籽
油。

「你家里人太客气,哎,你是怎么跟家里人说我们的?」我其实挺担

心小张嘴无遮拦乱说话的。

小张说:「我说你们都是好人,对人挺好。」

「你没有跟家里人说,你顾叔叔要你过来,是因为……那个吧?」我是稍微斟酌了一下用词,结果这一停顿,自己都感觉到把「那个」的意思,突出了出来,我都有些害躁了。

小张脸红了:「阿姨,我哪有脸面说那个,我跟家里人说,我帮顾叔叔要回了被抢的钱,顾叔叔给我钱,我没要,顾叔叔一定要我来家里玩几天,还给我们买了这些礼品。我爸说,那我们也得回敬些乡下的特产,就让我带过来了。」
「还没吃饭吧,我给你做个菜。」我从冰箱里拿出一些肉来,赶紧地做了个菜,招待小张。

「小张啊,中午来不及准备菜了,将就吃点,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。」我有些歉意地对小张说道。

「谢谢阿姨,顾叔怎么不在家?」

「去省城了。对了,我给你顾叔打个电话,看他什么时候回来。」我给老公拨了一个电话,从话筒里听来,老公他们在吃饭。

「老顾,小张来了,还给我们带了些土特产,和一桶茶籽油。」我对老公说道。

老公在电话里说:「是吗,这油多贵呀,你给小张买件衣服吧,我们可不能亏了小张。」

「知道了,你今天能回来吗?」

「今天是不行了,你让小张听下电话。」

我把电话给了小张:「顾叔要跟你说话。」

小张拿着手机贴在耳上:「顾叔,我是小张,又来麻烦阿姨了。……我晚上11点的车,没关系,好勒,叔叔你保重身体。」

小张把电话给我,老公说:「小张今晚上11点走,我赶不回去了,你送一下他,给他打个的去车站。」

「我知道了。」我对老公说道。

吃完饭,我让小张在沙发上休息,我也回卧室小睡了一会,却没想小睡这点儿时间,居然又梦见跟小张做爱,我潜意识里知道这是在做梦,并且老公不在家,家里就我和小张,所以我也就大着胆子,在梦里享受起来。小张赤身裸体地压在我的身上,胸上的肌肉紧紧地贴住我的乳房。他一边亲吻着我,一边耸动着屁股,他如火一样的阴茎在我的阴道里穿插。好舒服,好久没有这样舒服过了。我阴道里痒痒的,小张用他坚硬的东西在我的阴道里帮我止着痒处,但他没能插穿我的阴道,阴道深处奇痒难忍,我不禁挺起臀部,以便小张插得更深,这时,我忽然看见康勇向我走来,我这才急了,醒了。

回想着梦里的一切,我有些奇怪,我为什么变得如此下流起来。也许是大姨妈要来了,每次大姨妈要来,我的性欲就被唤起,想要跟人做爱。

这时感觉内裤里凉凉的,我看了一下,梦中流出的淫水,把内裤都湿透了。
我换了一条内裤,我不想让小张知道我白天都在换内裤,就赶紧把内裤洗了。
搞妥当之后,我看时间到三点了,便叫上小张,我们去逛街。

首先到服装超市给小张买了一件休闲夹克,我让他穿上试试。小张身材好,穿什么都好看。可小张说什么都不要,我最后说,这是阿姨送你的,他才收下。然后又到菜场买了点好吃的菜,转完后,都五点了。

这时正是学生放学的时候,平时并不拥挤的公交车,这时挤满了人。小张就在我的身后,这时我感觉有人用手背在碰我的屁股,我以为是小张,心想:小张这么远来没有达成心愿,那就让他吃点豆腐算了。于是我装作不知道,没想到小张胆子大了起来,居然用手在我的屁股上又摸又捏的。公众场合,这让我感到羞耻,也有些生气,这小张,太不懂得尊重女人了。我回过头去想狠狠地盯他一眼,给他一个警告,却发现我背后的人根本不是小张,而是一个一脸猥琐的瘦小的中年男人。小张则挤在他的身后。我对小张说道:「小张,你过来,到我身后来。」小张闻声把猥琐男人扒到一边,立在我的身后。我身后立刻感觉到他那结实的胸膛和热热的体温。公交车到站后,又上来一群学生,把小张挤得紧紧地贴在我的身后,我都能感觉到小张温热的呼吸。骤然,我感觉到屁股上挨着的一团温软的东西,变得坚硬起来,我知道这是一个人的阴茎,是小张的吗?我仰头去看,小张正在我的身后紧挨着我,那正是小张的鸡巴。

小张的脸有些绯红,他见我仰头看他,知道自己的丑态被我察觉,可是又特别无奈。他难为情地解释道:「太挤了。」不知怎么,我并不排斥这样的接触,我安慰他说:「没关系,待会就下车了。」

他试图将自己的阴茎离开我的臀部,但是忽然又被挤得向我压来,我的屁股上明显感到他下体的坚硬。说实话,这让我感到有几分的刺激,我喜欢这样的刺激,我想他也是喜欢这样的接触的,这种方式很隐秘,我们就互相满足一下吧,我想。我腰部用劲抵挡住后面的挤压,我甚至能用屁股去感知他阴茎的大小。天哦,这是一根处男的阴茎,它一定想极了插入我的下面……哎呀,我这是想什么呀?我知道我不该这样想,但是阴道里的热流却出卖了我的灵魂,我的下面感觉到湿了。湿了,就表示出下面有了那种控制不住的欲望。我佯装不经意地扭动了几下屁股,似乎在抵制后面的侵袭,实际上这样更有触感,但我没想到的是,小张居然射了。他紧紧顶着我的屁股,我感觉到他的阴茎在裤子里的跳动,这家伙一定是射了。

我不禁有点恶作剧成功带来的那样一种快感。我心里想笑,但忍住没有笑出来。

下车的时候,出了点意外,因为拥挤,我几乎被挤下车的,脚没站稳,崴了。当时痛得我脸都青了,汗珠子从脸上滚下来。小张也慌了,将倒在地上的我抱到候车的水泥凳上坐着,我痛苦万分地靠在他的怀里,好一阵才缓过气来。我试着想站起来,但崴着的那只脚根本不能沾地,沾地就痛。我对小张说:「送我去医院。」小张说:「不用去医院,我能帮你治,比医院好得快。」

小张搀扶着我,有时我能感觉到他的手故意在碰触我的乳房,但我却没有生气,只装着不知道。他见我没有反对,胆子也大了点,若见前面没人,手就贴着我的乳侧,若见有人,就离开一点。

我们艰难地回到了家里,小张帮我在沙发上坐好,还给我开了电视,对我说:「阿姨,我去给你找药,会晚点回来,你坐着别动,不然会加重伤势的。」
「好吧。」我觉得目前的状况,只有小张来照顾我了,他说什么我都得听。
「你把钥匙给我,我回来时,你就不用站起去开门。」小张说。我把钥匙交给小张,他正要出去,我看见他的裤子前面,有一团湿渍,忙提醒他说:「小张,去洗一下,换条裤子。」

小张的脸就红了,他从旅行袋里拿了一条内裤和一条长裤,进浴室洗了一会,就急急地出去了。

等了半个多小时,还不见小张回来,这时我有点尿意,就拖着一条瘸腿,去了卫生间。小解后,看见内裤湿乎乎的,是在公交车上被小张弄出来的,就自己脱了衣裳,冲了一个澡。在洗衣机上看见了小张的裤子,以前他的内裤都是自己洗的,这回他没来得及洗,就扔在洗衣机上。我拿过他的内裤来看,果然内裤里好大的一团精液,我忍不住拿起来闻了闻,一股汗酸的味道,又用舌头舔了舔,有点咸腥。最后又忍不住把他的内裤抹在我的屄上,我的屄上即涂满了一个处男的精液。天,我怎么也跟小张一样了,也把玩异性内裤上的内容了?

洗完后才发现没拿内衣裤,心想小张一下也不得回来,我动作快一点就没事。于是光着身子去卧室。没想到这点距离还挺难走,而这时小张恰恰回来了,他手里抱着一抱草药,他看见赤裸的我,顿时看呆了,草药也掉了。我这时太难为情了,不知所措,没想到小张忽然冲到我面前,一把把我抱了起来,我开始还反抗着:「干什么,放我下来。」小张严厉地说道:「叫你别走动,你怎么还走?」小张的气势把我慑住了,我反而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,任由他将我抱到床上,他看着我的身体,脸红红的,眼里冒出火来。我一手掩住乳房,一手捂着下体,叫道:「出去,你快出去。」可小张并没有出去,而是飞快地脱掉了自己的衣裤,拉开我的两手,就压在了我的身上。

我被小张的举动惊呆了,他这架势是要强奸我了。我拼命挣扎着,向外推着他的胸脯,「你想干什么?放开我!」可是小张全然不顾我的反抗,用他那根像铁一样坚硬的阴茎在我的下体猛戳,忽然他一身僵直地压在我的身上,他的阴茎在我的阴毛处射出一股股暖暖的液体,我知道,他射精了。

我这时停止了反抗,等着他把精射完。小张射完精后,撑起身子一脸歉意地对我说:「对不起,阿姨,我……」我十分气愤地扇了他一耳光,叫道:「滚!你给我滚!」

小张下床跪在了我的面前,他扇着自己的耳光说:「我不是人,阿姨,我不是人啊,你对我这么好,我还……」

「滚,你给我滚!」我禁不邹了起来,好像自己的贞操真的被这个年轻的男人夺走了似的。

小张在我的骂声中提着衣服走了出去。我拿纸巾把阴毛上的精液擦干净,又起身找出内衣裤和一件睡裙穿上,躺倒床上,又想到自己刚才是不是太过分了。小张是个年轻人,还是个处男没有见过女人,见到赤裸的自己有些太冲动,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引起他的冲动,我难道就没有责任吗?

其实吧,我的生气倒好像没有什么道理。我梦见跟他做爱,我不是没有反对吗?公车上与他的暧昧不也是引起了我的快感吗?他刚才在我下面瞎撞的时候,我不是也盼望他撞进去吗?我的生气,倒好像有些虚伪,有些矫情了不是吗?
我又有些心疼起小张来。那一耳光会不会太重了,会不会打伤了他的心灵?
不一会,小张端着一盆热水进来,又端来一只装满捣碎的草药的大碗,他已经穿好了衣服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他将我扶起来,我知道他要给我敷药了。
「阿姨,水有点烫,我会小心给你敷脚。」他单腿跪在地上,把我那只崴着的脚往盆里压。水很烫,我的脚根本不能踩下去,小张用毛巾不断地蘸了热水,洗我崴着的地方。「你的脚肿了,需要先散散血。」小张说。

我问道:「你怎么会这个?」我已经不生小张的气了,我跟他说话,就是在告诉他,我没有生他的气了。

小张说:「这是我祖传的秘方,我爸爸以前就会治跌打损伤,我也会一些,部队的战友训练崴了脚,也都是我去采草药给他们治,效果很好。」

我看着他,轻声地问道:「那你爸不是很赚钱?」

「乡下人也不是经常有人受伤的,现在我爸基本不给人治伤了。」小张把我的脚敷暖了之后,放在他的大腿上,然后用一瓶红花油,倒了一点,在我的伤处上擦,他擦得有些用劲,我有些疼,但我拼命忍着,为了不辜负小张的好意。小张见我疼痛,就用劲轻了一些。我见他跪着吃力,就对他说:「你坐床上吧。」
小张坐到床头,仍然把我的脚放在他的大腿上,但这时我发现我的脚若即若离地碰得到他的鸡巴。他有些尴尬,但是他装作不知道,我也装作不知道,碰了几回后,我发现他的阴茎把裤子顶了起来。

因为我的睡裙很短,一只脚还抬高放在他的腿上,我看见他的眼神老往我裙内看,我这才晓得,我春光外泄了。我下意识地用手捂了捂裙子,结果小张就红了脸。我想小张在为我做事呢,光身都给他看过了,我现在还穿着内裤,他想看就让他看吧,我便不再捂着,甚至还把另一条腿往外抬起,裙里更开阔了。我想这样能多少掩饰一下,我刚才捂裙子的动作,并不是因为发现他偷看我的裙内世界。

把我的脚揉了好一会,他不知从那拿来一些像绷带一样的白布条,垫在我的脚下,然后再我的脚上敷草药,再用绷带绑上。我看见绷带上有「某某部队」的字样,忽然感动起来。

「小张,你把你的背心剪了?」

小张还用一个塑料袋把我的脚装了进去,我知道这样怕草药把床弄脏。
小张说:「我怕毛巾蘸了草药会洗不掉,就把背心剪了。没关系的,阿姨。」
我忽然很想给他一个奖赏,或者接个吻,或者让他摸一下乳房,我也没想这样对不对,反正有很强烈的这种想法。

但最终没能说出口,小张把我敷好药后,说道:「阿姨,我现在去做饭。」
「你会做饭吗?」我倒好奇起来,也真怕是难为了他。

小张笑了笑:「我做的菜味道不错的,我以前在炊事班呆过半年,后来因为打枪打得准,调到战斗班去了。」

小张端着盆出去了。我想,这小张其实挺可爱的。我若是还年轻20岁,我想我愿意跟他谈谈恋爱,说不定也愿意嫁给他的。

这时手机响了,我一看是老公来的,连忙接了过来。

老公在电话里说,他有一套别人送的高档西服,他穿着大了,估计小张穿着正好,也让我送与小张。我说好,老公又问我吃饭了没有,我说没,小张在做呢。老公也挺惊奇,小张还会做饭。我告诉老公,我今天脚崴了,小张说他挺会做饭的,不让我做了。老公说,这小张还挺会照顾人嘛,你想没想过感谢他一回?我知道他说的感谢是什么意思,骂道:「你这个老流氓,尽想些下流的事情。」老公哈哈笑道:「他可是本世纪最难得到的处男了……」他确实是个处男,这点已经验证了,因为小张在我身上没有进去就射了,我很想向老公坦白我跟小张的一次不成功的「强奸」,于是试探着问道:「老公,你真的很希望我跟小张……发生点什么吗?」老公在那边说:「不是我希望什么,而是你想不想,我是愿意在你的一生中,有一次跟处男相处的经历。」我故作矫情地说:「就一次吗?」老公说:「对,就一次,我也只上了你这一个处女。」我说:「老公啊,你再这么纵容我,我怕我坚守不住了,我大姨妈要来了,今天好想做爱。」老公哈哈笑了:「原来是为我坚守呀,那就别坚守了,我也没有为你坚守过。」我骂道:「不坚守婚姻,不坚守爱的承诺,你还有脸说。」老公强辩道:「我只是尝试一下别的女人,并不影响我对你的爱情。」我抗辩道:「我要是尝试了别的男人,会影响你对我的爱情么?」老公嘿嘿笑了一声:「这个……我不知道,但是我想,如果你今天把小张吃定了,以后不再来往的话,我想不会有什么影响。」「好,既然你这样说,那我就今天把自己豁出去,小张可是等着我献身呢。」我这样说,是想把小张「强奸」我的事押后,也就是说,「强奸」是听完这个电话之后才发生的,这样他也怪不得我和小张了。

那就等老公回来,再坦白我跟小张的事吧,现在还不能跟老公说。

小张做好了饭菜,进来叫我吃饭,我刚想下床,小张的手伸进我的腿下,把我抱了起来,「你的脚还不能下地。」这理由让我无法拒绝,虽然有些难为情。我只好配合地用双手围在他的脖子上,一边乳房紧贴着他肌肉鼓起的胸膛。小张把我抱到饭桌前坐好,我闻着小张做的饭菜,果然挺香。「小张,做得不错,闻着就有食欲。」我夸着小张。

吃完饭,我们坐在一起看电视,小张给我讲了很多部队里的故事,虽然小张来的这两次,我天天都跟小张在一起,也只有今天我跟他聊得最多。他是一个很纯的男孩子,高中毕业以后就去了部队,基本上没有社会上的坏毛病。部队战士的思想也很单纯,几乎没有机会接触女人和社会上的坏人。

聊着聊着时间就过去了,小张站起身说,我得走了。他把背包背在背上,我叮嘱他道:我就不送你了,你自己打个的去车站。「是。」小张给我行礼个军礼,开门出去。

小张走后,房里一下安静了下来,我的心里也静得有些空落落的感觉。我忽然有些后悔就这样让小张走了,老公既然不在乎我跟他怎么样,我为何不跟他发生点什么呢?这样想着,下面就有些难受起来,我用手插进裤里去揉阴蒂,想起我的阴毛上还沾着小张的精液呢,虽然用纸擦过,但也没擦干净,有些阴毛还黏在一起,发硬了。我的手指轻轻覆盖上我的阴毛,伸出一根中指,挖入我的阴道。我闭上眼,想象着小张鸡巴的模样,它很硬……

我在想象中,用手淫的方式达到了一次高潮。用手巾擦净之后,老公给我来电话了,我告诉他,小张已经走了。老公问我:「拿下他没有?」我说没有,老公哈哈笑了,「不管你拿没拿下,我把机会给了你,你弃了权,就不准再唧唧歪歪,说你没搞过处男了。」

「神经,这也算呀,我这样岂不是太亏了。」我跟老公调笑着,老公幸灾乐祸地说道:「后悔了吧,后悔已经来不及了,哈哈!」

「是,我后悔了!下次碰到他,一定要拿下他。看你戴绿帽子的感觉,到底是好还是不好!」我咬着牙对老公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