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腾小说网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熟女
y170305top y170302top y170302top y170327top

浪浪的声音

作者:龙腾小说网   发表时间:2017-01-11   点击:168
小欣轻声的呻吟了壹声,没有曾经反抗阶段的痛苦嘶号,也没有之前饥渴时期的放声浪叫,只是壹声舒爽的低吟,却表现出她已正视性爱享受的心境。|

“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

阿涛还在辛苦耕耘,小欣在阴道内阳具的沖击下轻声呻吟着,两个人就好像壹对交往了很久的情侣壹样,默契的配合着,取悦着对方,也满足着自己。

我忽然发现,相比之前的强迫和淩辱,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友,温顺的就像人家的正牌小媳妇壹样,与自己的男人性交,这种心理感受,比之前要强烈百倍。

之前看到女友被人强迫,被人玩弄,被人淩辱,脑中会有壹种新鲜感,壹种刺激。这种感觉会直接从大脑传导至性器官,然后获得生理上的壹种快感。就像那时我和阿涛也只能用生理的欲望和满足来控制小欣壹样。

而现在,小欣如此温顺的享受着与阿涛的性爱,却将我之前的那种感觉,首先传到了心里,就好像她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场性爱中壹样,虽然我知道小欣此时的表现,是在经过长期的调教后,无意识散发出来的,不过现在的视觉效果却更加的深入人心。

这种感觉盘旋在我的心头,有壹半是苦涩,而另壹半却是快感。这自相矛盾的两种感觉,反复萦绕,令我真正的体会到了痛并快乐着的感觉,我猜想,这应该就是网络上壹直说的“虐心”吧。

而在经历了“虐心”的洗礼之后,我发现这种感觉并没有就此罢休,而是继续向下,再次传到我的阴茎处,而我的阴茎也因此挺立,比之前挺立的更加高昂,更加坚硬。难受的我,不得不用手轻抚起来。

“舒服吗?”

阿涛今天也表现的特别温柔,在经历了小欣几次情绪和内心的变化后,阿涛也不再过分羞辱她了。我猜想,可能阿涛在上次小欣提出结束关系之后,也有些后怕了,他也怕哪天真的把小欣惹急了跟他翻脸,而由於我的关系,他还没办法对小欣用强,最终只能妥协。

对於壹个已经把人生目标定义在了挣老板的钱,睡老板老婆的人来说,这种情况无异於世界崩塌。

“嗯……嗯……”

听见了阿涛轻声的问询,小欣也轻声回应着。

“对了,马上就要放假了,这个假期我想邀请你出去玩。”

阿涛下身的动作不停,同时发出邀请。

当然这次不是他临时加戏了。这是我们商量好的。之前几次调教,意外百出,让我意识到,在学校调教小欣,很是危险,所以我打算像之前小欣去阿涛的城市旅游那次壹样,换个熟人少的地方,这样就不那么容易被人发现了。

而由於之前有过壹次,小欣应该也很容易接受,特别是在她的阴道里,插着壹根火热阳具的情况下,她的心里防备也会变的很低。

“啊?……出……出去玩?”

小欣有些惊讶的张开眼睛,看着阿涛。

“嗯。我想跟你壹起出去玩。”

阿涛眼神诚恳的说道。当然如果看不到他下身的动作的话,他的表情真的很诚恳。

“可……可是……啊……这个……假期……要……要过年啊……”

小欣委婉的拒绝道。

“我们可以在过年之前就走啊。大概壹周就能回来。”

阿涛当然不会像个初哥壹样,听到拒绝就退缩了。

“可……可是……我……男……朋友……”

有些意识混乱的小欣,还在想着借口。

“你可以说你跟寝室的朋友出去的啊。”

阿涛步步紧逼。

“不……不行……不行的……”

各种借口都被阿涛堵住,小欣有些慌张的直接拒绝了起来。

“你再想想好吗?我只是想跟你有壹段难忘的经历,我就要毕业了,估计这次放假回来,我就要出去实习了。可能之后就看不到你了。”

阿涛依然温柔的说,情绪中还表现出了壹点失落。这是我们商量过的,如果小欣壹直拒绝,就用出来的杀手锏,用可能结束关系的希望,换取她的妥协。就算之后阿涛依然出现,我们也可以找各种理由,实在没有理由了,就说是爱她爱的不行了,不舍得走,她能怎么办?咬阿涛吗?

“那……那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
这壹招果然奏效,小欣明白,这次出去她会面对什么,但是这个结束这段龌龊关系的希望,又令她犹豫了起来。她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。

“我现在就开始找工作了,也许这次假期回来后,我就要离开学校了。我的要求很简单,就是跟你再出去玩壹次,你不是壹直想去马尔代夫吗?我们壹起去……”

阿涛继续说着,直到最后,他的话突然卡住了。

而正隐藏在密室里偷看的我,也楞住了。小欣喜欢去马尔代夫的事,是我告诉阿涛的,之前小欣从来没有跟他提过,而现在他由於心急脱口而出,这壹刻,我们两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了。

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我想去马尔代夫?”

听到阿涛的话后,小欣也是壹楞,然后紧紧的盯着阿涛,问道。

“啊?啊!我是听小……小蕾说的啊。”

还好阿涛的反应够快,直接把黑锅扣在了小蕾的头上。这个锅真真是扣的漂亮,因为小欣无从查证,就算小欣怀疑,也不可能直接去找小蕾说“六姐,你有没有告诉过你男朋友阿涛,说我想去马尔代夫?”如果她这么问了,等於直接把她和阿涛私下认识的事情挑明了,所以我认定小欣不会这么傻。

“六姐?她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个?”

小欣的表情放松了下来,不过还是有些担忧的问道。

“当然是我旁敲侧击的打听的了,我只是想多了解你壹些。”

既然已经找到了理由,阿涛就开始任意发挥了。

“我们的事,我不想牵扯到六姐。”

疑惑被解开了,小欣低声说道。

“真的吗?但是我感觉壹提到小蕾,你这里好像更紧了?”

由於刚刚的意外,阿涛停下了动作,现在看到小欣已经不再起疑了,他赶紧借机恢复了抽插工作,同时也为了干扰小欣的思考。

“没……没有……我只是……感觉……对……不起……六姐……”

由於阿涛的再次发动,小欣的话也断断续续起来。

“好好好,我们不提她,好吧?旅游的事情,你再想想吧。反正离放假还有半个多月那。”

阿涛看到危机解除,赶紧把话题收尾。

小欣没有回应,连呻吟的声音也没有发出。

壹时间,两个人陷入了沈默。

整个房间之中,只有“啪”“啪”“啪”的声音在回响着。

这种令人窒息的气氛,持续了大概有壹分钟。

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在压抑过后,小欣的呻吟声,由低至高的又慢慢响了起来。

阿涛没有在说多余的话,就是奋力耕耘着,他的阴茎壹下壹下的进出着,小欣的阴道。由於小欣的两条腿成M型,大开着,他此时上半身已经压了上去,从我的角度,就能清晰的看到他粗壮的阳具,抽插我可爱女友依然粉嫩的蜜穴。

每壹次抽出时,那布满青筋的肉棒上,都是晶莹剔透的,而小欣的阴唇,也像不舍它离开壹样,被它拉的向外拱起,直至卡住龟头,然后又随着它的插入,而向内凹去,直至被睾丸抵住,如此反反复复,无休无止。

这抽插的距离,也就前后不到15厘米,但是就是这短短的十多厘米,却令床上的两个人欲罢不能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……用力……”

再次抽插了大概有五分钟,小欣开始催促阿涛用力了,她应该快要到达高潮了。

听见小欣的话,阿涛也配合的开始慢慢发力。看看他们即将到达巅峰,我抚摸阴茎的手也慢慢加快,仿佛想要跟他们壹起登上极乐壹般。

就在房间里的三个人,都将登顶之时,意外突临。

“咚”“咚咚”

三声敲门声,陡然响起。

密室里的壹个人,紧张万分,浑身颤抖,阳具喷精。

床铺上的两个人,齐齐楞住。壹动不动,叠在壹起。

房间里的三个人,屏息静气,侧耳倾听,面如死灰。

是谁?那个人?她来干什么?现在怎么办?

无数问题同时涌入大脑。

无需猜测,这个时间会来这里的人,只有她——六姐。

她来干什么?找阿涛打炮,还是她发现了端倪?

这壹次我万念俱灰,这是典型的捉奸在床啊。上壹次还有四姐帮忙挡驾,可是现在还有谁能来当这个救世主那?

“咚”“咚咚”

敲门声再次想起。

这声音对於现在的我们来说,比半夜鬼敲门还要可怕。

我的脑子此时开始告诉运转,怎么办?

在无数想法飞驰而过后,我唯壹能相出来的办法,就是打开密室的门,让小欣进来躲藏,虽然这样会直接暴露我和阿涛的所有卑鄙勾当,但是在六姐不是有意捉奸的情况下,却可以保护好小欣的名声。

时间已经来不及多想,我现在必须当机立断。

就在我拿定主意打算行动的时候。阿涛的声音,传了进来。

“应该是小蕾,快,去床下面。”

阿涛的声音不高,应该是怕外面听见。

听到阿涛有了安排,我又赶紧回到原位,通过百叶窗,向房间外看去。

此时两人已经起身,阿涛慌忙的拾起内裤,向上拉去。而小欣则在阿涛起身后也慌忙的跳下床,开始拾捡地上散乱的衣物。

阿涛穿好内裤后,赶紧拉起了床外侧的床单,露出下面空着的大概三十厘米高的空间。

而此时小欣刚刚捡齐了自己所有的衣物,简单环顾了壹下之后,无奈的趴在地上,慢慢爬进了床下。

看到小欣爬进去后,阿涛赶紧放下床单,然后用手迅速的抚平,此时床下的情况,从门口方向看过去,已经完全被床单挡住了,只要不特意翻起,就不会发现下面有人。不过在我这壹侧,也就是床尾壹侧,由於没有床单遮挡,却可以依稀看到床下有壹大团的黑影。

我仔细回想了壹下刚刚小欣爬进床底的动作,发现她此时应该正好是头朝向我这壹侧,由於现在我们高度相仿,而且她所在的位置也偏暗,所以为了不被她发现我的存在,我只能轻轻的拿起之前准备好的润滑油,挤到滑道上,然后慢慢拉上了百叶窗内侧的玻璃。这样就算小欣看过来,也会因为玻璃反光而壹无所获。

我这里壹切布置妥当,外面阿涛也收拾停当,转身向外走去。

看到阿涛出去开门,我的目光再次扫视了壹圈地面,确认小欣没有遗留什么衣物后,最终又定格在了阿涛床下的黑影上。

此时那壹团黑影在晃动着,我猜测,应该是在蜷缩着穿衣服。我估计小欣此时壹定紧张万分,之所以还能想起穿衣服,可能是怕,壹旦被六姐揭穿,不至於赤身裸体而已。

还好,阿涛在有了这两个固定炮友之后,会定期清理房间,否则此时小欣那原本洁白的身体上,就会沾满灰尘。

由於玻璃被我拉严了,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,只见那团黑影,在壹阵晃动后,忽然停住。紧接着,我就看到阿涛和六姐先后走进卧室。

六姐啊六姐,你是上天派来玩我的吗?怎么想用你当做控制小欣的筹码,但是你怎么来时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那?

透过玻璃,我依稀能听到阿涛在解释自己为什么开门这么慢。大概意思就是自己已经睡觉了,听见开门声又爬起来的。还好看样子,六姐并没有起疑,只是有些抱怨而已。

在这个过程中,阿涛床下的黑影,壹动不动。

在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,我也弄明白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了。

本来今天六姐是要去参加壹个高中同学的生日会的,结果她同学那边临时有事,就取消了,所以她只能再坐车返回来。回来之后,想想回寝室也没什么意思,就想到了阿涛。

在阿涛的壹番试探下,六姐的意思也很明显,今晚就是来找阿涛做爱的,所以为了不让六姐起疑,阿涛只好硬着头皮再次披挂上阵了。

还好,刚刚阿涛还没有射精,所以此时两个人就像正常的情侣壹样,聊天,靠近,拥抱,亲吻,宽衣,解带,赤裸,调情,插入,抽插,浪叫。

六姐的性爱依然是疯狂的,但是她壹定想不到,此时,就在她的身下不到二十厘米的距离,就隔着壹张床板的下面,躺着的是她寝室里最小的妹妹——小欣。

我的目光壹直游离在床上,床下两个位置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床下的身影,还是微微的颤抖起来,动作不大,但是很规律的壹直在动。小欣到底在干什么?她竟然这么大胆?这么近的距离还在穿衣服?

由於玻璃的阻碍,对我的视线也多少有些影响,没办法,我又轻轻的把玻璃拉开了壹个小缝,瞇眼向那边看去。

但是床下的光线实在太暗了,我依然只能看到黑影在抖动。慢慢的,看着那规律的抖动,我终於猜到了,小欣竟然在自慰。

仔细回想壹下,刚刚本来她就在高潮的边缘,由於六姐的到来被突然打断,虽然心里紧张,但是生理正处在渴求的阶段,而现在知道自己安全了,同时耳边萦绕着自己熟悉的人的浪叫声,刚刚那被搁置的渴望,被再次激发,所以此时她也只能通过自慰来解决自己的需要了。

现在整个房间的情况,真的只能用诡异来形容了,壹个大学生的出租房里,他正在和自己的正牌女友享受着性爱,而就在他的床下,他的情人在偷偷自慰着,而在他的衣柜里,他情人的男朋友在偷窥着。壹间不大的房间,四个不同的人,怀着不同的心思,通过不同的方式,来满足自己不同的欲望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老公……操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由於玻璃被我拉开了壹点,所以六姐的浪叫声,也随之传来。

“嘿嘿,老婆还是这么骚啊。看老公喂饱你。”

不知道阿涛是做贼心虚,还是想快点满足六姐,然后再试试能不能赶她走,总之他今天是特别的买力气。

不过看看现在的时间,我觉得六姐今晚离开的几率是不大了,这可怎么办?

我倒是还好,但是小欣总不能壹直躲在床下吧?

“啊……对……就是这么骚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六姐可不是矜持的主,顺着阿涛的话,放荡的叫着。

“这段时间你很忙吗?也不来找我,憋坏了吧。”

阿涛又开始了他的语言挑逗。

“啊……最近……忙……要……排练……元旦……有……有演出……啊……”

的确,小欣她们最近是很忙,因为元旦学校演出,她们班要出个舞。

“我说嘛,看你憋的。有没有偷偷自摸啊?”

“啊……有……有的……我……实在忍不住……了……摸……摸了……啊……”

六姐也是不在乎说这些取悦男人的话的。

“哦?你还真是浪啊。”

“啊……不……不是的……上周五……我看到……看到小……小欣。和……她……她男朋友……在……浴室……做……憋……憋不住了……”